当前位置: 娱乐频道/ 娱乐要闻
许晴 在我眼中,没有性别之分
2018-07-23 18:41:41   来源:新京报
分享至:

  走进采访间,许晴面带微笑,随口叫出了记者的名字。

  在前不久上映的姜文电影《邪不压正》中,许晴饰演北平交际花唐凤仪,虽然只有十几场戏,但这个角色却让观众念念不忘。银幕上的她,风情万种又不失天真可爱,身处风尘却又独具风骨,如果只是“纯粹的风骚是打动不了人的”,她试图每场戏都挖掘出角色不同的东西。

  在外界眼中,许晴的身体被消费成了一个“性感符号”。她说,这是对她的误读,她根本没有性别观念,银幕上的风情万种都是为了角色塑造的需要。

  而现实世界中,她更像是个孩子,保持着同龄女演员身上所不具备的“少女感”。对于许晴来说,一生都可以做少女。

  A 遇到好对手,就像演一场话剧

  接演《邪不压正》前,姜文给许晴打了个电话:“晴,咱们一起拍个戏吧!”此前,两人作为演员,合作过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到姜文工作室的那一刻,机器已经架好,灯也已支好。“咱们试试光?”许晴二话没说,“你说什么是什么”。

  许晴答应出演唐凤仪的时候,并没看过剧本。直到开拍前三天才进行了围读,“其实那个就是个大概,围读完了就都交上去了。每天开拍前三分钟,才会给你那一页的剧本。”

  这种拍摄方式很大程度上需要演员的即兴表演,许晴却很享受这种过程。“坦白来讲,戏是什么?其实就是对手。人物关系就是一种对照,对照你自己,观察你自己,不是你站在那就是你自己。所以演员的对手太重要了。”

  无论是在电影《邪不压正》、话剧《如梦之梦》,还是电影《老炮儿》(图)中,许晴都展现着她本不具有的那般“风情万种”。

  在许晴看来,导演选的演员都是他心目中的角色,只要大家在一起就是戏,“无需任何准备。”

  和许晴演对手戏最多的,是廖凡,并且很多都是激情戏。在《邪不压正》最早的一款15秒预告片中,许晴与廖凡一闪而过的激情片段曾引发观众的无限遐想。对于许晴来说,这场戏很有趣,但她不认为是激情戏,她认为真正的激情戏是发生在牢房的那场戏。那场戏是朱潜龙(廖凡饰)威胁唐凤仪交代李天然(彭于晏饰)去向,唐凤仪从台阶上走下来,来到朱潜龙的地牢,看到被刑讯逼供的犯人。朱潜龙让其下跪,然后又将其推到墙上,用手掐住唐凤仪的脖子……

  “这一场是绝对的激情戏,我们两个演得特过瘾,就像演了一场话剧。”

  在许晴眼里,廖凡是一个好对手,非常危险、非常张狂和激情。拍摄之前,她特意嘱咐廖凡,“待会儿你就真掐,我会真的反抗。”结果廖凡这场戏演得出奇的好,再多一秒许晴差点就死了,但她就是舍不得喊停。“与其说是舍不得,不如说是我完全忘掉了。演员遇到这样的对手,太有魅力了。”这场戏特别长,“但是很可惜,电影中只保留了一点点。”

  电影《邪不压正》

  B 姜文其实很懂女人,比我还懂

  在很多人的意识里,《邪不压正》中风情万种的唐凤仪和许晴很像。

  许晴却说,那是对她的误读,“这个角色是我演艺生涯里面最‘不许晴’的一个,但是我喜欢这样的反差、极致。”

  在原著《侠隐》中,唐凤仪不仅美,还风骚,男主角李天然看到她穿着镂空拖鞋的脚,“涂鲜红蔻丹的脚趾甲,像五粒大大小小的红豆,上下颠动。”这个角色在小说中更多地承担了“北平之花”的功能。

  出演之前,许晴故意避开了原著,因为有一个前提设定会让她在塑造角色时产生杂念,她更希望呈现导演心目中的唐凤仪。

  “姜文特别懂女人,甚至比我还懂女人,他能将我身上没被挖掘出来的东西展现出来。”

  刚拍摄时,姜文就对许晴说,我要的唐凤仪是每一场戏都不一样。这也是许晴觉得最有意思的地方,虽然仅有十几场戏,但是每场戏都很重要,面对李天然时的风情万种,与朱潜龙的爱情关系中展现出一种天真,向关巧红(周韵饰)通风报信时又有一种仗义。

  许晴享受角色的塑造过程,“这是作为演员的幸福,让你有这个空间、土壤去展现,纯粹的风骚是打动不了人的。”

  片中,有一场“鸿门宴”的重头戏,朱潜龙扇了唐凤仪一巴掌,没多久,唐凤仪还给他四巴掌。许晴说,这几个巴掌就能体现两人的情感关系,唐凤仪在众人面前会给自己爱的男人足够的面子,但当她受到侮辱时,也是有风骨的,反抗也是有力量的。“她给的那几巴掌,一是在表达自己的愤怒,以及对他的反抗,另一方面也是在救他,因为当时朱潜龙因为打女人被饭店老板警告。”

  这场戏足足拍了三天。

  话剧《如梦之梦》

  C 交友之道,无需性别关系束缚

  许晴最近的两部作品:《老炮儿》和《邪不压正》中都有激情戏,难免为其扣上性感的符号。“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性别观念,我心中每个人都是无性别的。”因为是北京女孩,不论男生还是女生,许晴都处得跟哥们儿一样。

  “可能我是为角色而生的演员,在角色里时,你是个女性,你要风情万种,我能挖出来、掏出来,但是在生活中,我并没有。”

  对于交朋友,她也没有性别上的区分,最重要的是一个“诚”字。两个人面对面时,要真诚,“我感受到了,不管时间长短,可能一分钟我们就是朋友。如果出现了‘不诚’,就算已经认识20年,也请你立马从我面前消失。坦诚无坚不摧,这个是我一直认定的。”

  此前,许晴因为参加某真人秀节目,一度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很多网友批评她矫情、任性。她自认,如果要在一个特定的情境下去表演,她会非常尊重。“然而,如果是在一个不应该去表演的环境下表演,我认为那是对表演的亵渎,所以我会有自己的态度,会很反叛。”

  许晴说,生活中一定会遇到一些状况,但更多的是遇到美好的事情。没有性别关系束缚,会很放松,“你的自然释放会让大家舒服,大家也会因为我的真诚,对我的疼爱更多一点,就算比我再小,他本能的也会去照顾我。为什么幸福感这么多,可能也是这个原因。”

  就算是拍照,也透着一股“少女感”。图/艺人微博

  就算是拍照,也透着一股“少女感”。图/艺人微博

  D 抛开传统观念,就是个小怪物

  现今的影视圈里,那些与许晴同龄的女演员,很多已经去演婆婆或者丈母娘的角色了。然而,许晴却在银幕上依然焕发着青春的活力。

  如何保持少女感?“我觉得是天天吃开心果吧,每天都享受在被爱和爱别人的过程中,所以从小到现在都发自内心的开心。”

  她说,成长的土壤特别重要,但也要有自己的体验,两者密不可分。许晴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父母、姥姥姥爷都很宠爱她,没受过什么委屈。学习表演之后,也是顺风顺水,还在北京电影学院读书时,她就出演了陈凯歌导演的电影《边走边唱》;1991年又在第三代导演凌子风的电影《狂》中担任女主角;1992年,主演了电视剧《皇城根儿》,获得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女演员提名……许晴一出道合作的就是大导演,没经历过太大坎坷。

  “如果真正把我放到社会里面,那份天真可能就不会存在了,但是我很幸福,一直就在自己的世界里跑来跑去。”许晴很庆幸自己依旧还在那样的环境里,“根基还在,没有跑掉。”

  有人说,“少女感”这种东西只在特定年龄段的女生身上才会有,如果逾越了这道界限就是“装嫩”“公主病”。但许晴不同意,“我觉得一生都可以是少女。当你一生都可以无法无天的时候,你会理直气壮。但你如果没有体验过,就不要评判。”她很清楚,持传统观念的人占大多数,“但是一定也有特殊的人存在,算是小怪物群类吧。我应该就是小怪物。当我身体里的它出来的时候,大家哪怕摁住我也好,折磨我也好,都是爱,没有任何困扰,至少我的环境是舒服的。”许晴的妈妈今年已经八十多了,“我妈妈如果小孩起来的话,比我还小孩呢。”

  姜文亲自示范指导了片中的这场打针戏。

  Come on那场戏

  是姜文亲自示范的

  《邪不压正》中有一场戏,唐凤仪穿着米黄色薄质睡裙趴在床上,等待李天然给她打针。其婀娜身段构成的完美曲线,再加上“来,说干就干,Come on”的诱惑台词,迷倒不少观众。许晴说,其实如此性感的动作,完全来自导演姜文的设计,“导演平时练瑜伽,特别懂。当时是一个铁床,他就让我把双脚搭在床沿上,还给我做示范,他一教我就会了。”

  许晴身体的柔软,多半遗传了做舞蹈家的妈妈的基因。不过,她说自己完全没有运动,“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龟式’生活可能更适合我吧。”在平时的饮食上,她也没有忌口,“我是一个吃炸馒头片,喝六杯以上咖啡的人。”既没有运动,又在饮食上没有节制,如何保持身材的?“我说没保持,你又不相信,所以这个话题是没有办法说清楚的,但我就是天生的,有点气人哈。”

  爱情很遥远

  现在的爱全在角色里

  问及如今对爱情还向往吗?许晴的答案有点出乎意料,她说现在的爱情全在角色里面,“如果现实生活中有超过我角色的爱情,我一定会欣然接受。如果没有,我仍然享受角色里面的爱情。”此前,许晴一直在追求纯粹理想的爱情关系,“那个时候可能对照的人和事,还有整个土壤,让你有那一种体现,但是将来我不认为那个空间会有多大。”对她来说,现阶段,那种纯粹的爱情好像已经很遥远了,“当你特别在乎的时候,你在乎不到的。当你不在乎的时候,那份在乎可能会来找你。所以这是你没有办法去确定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实习生 刘姝君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责任编辑: 杨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