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频道/ 文化传真
中华文化走出去的话语具象方式
2018-07-16 13:26:54   来源:光明日报
分享至:

  中华文化走出去的话语具象方式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这个新时代要求我们将我国发展优势和综合实力转化为话语优势,加强对外话语体系建设,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精心做好对外宣传工作,创新对外宣传方式,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当前,中华文化走出去的道路上还面临许多新问题与新挑战,必须加强对外宣传方式创新,注重采用具象的话语方式扩大中华文化影响,提升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感召力,展示文明大国、东方大国、负责任大国、社会主义大国形象,并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更多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话语具象方式的提出背景

  话语,是一种叙事方式,是文化外化的重要表现形式;同时也是一种权力结构,具有鲜明的主体意识和价值立场。话语具象有别于理论与观念等话语抽象传播方式,它是通过图像符号、影视作品、生动的实践场景等具体形象的方式来实现视觉的感性冲击,达到以视觉文化方式构筑起话语传播的效果。

  话语具象的提出,主要基于以下三点考虑。

  一是问题导向的应对方案。在中华文化走出去的过程中,出现了“说了传不出去”或者“传出去了,别人听不懂”的问题。究其原因,既与各国历史文化差异和思维方式特性有关,也与我们文化传播中的抽象叙事和话语晦涩有关。前者导致的个体偏差是一种客观存在,我们能做的是学会求同存异、增进共识;后者则容易出现“概念漂浮”和“话语空转”的情况。因此,为提升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效果,必须创新话语表达,更多采取话语具象的传播方式。

  二是视觉文化的当代要求。在信息技术催生下,视觉文化时代已经到来。视觉文化时代,图像艺术等直观的具象方式对语言中心论产生了解构作用,人们阅读和接受信息的方式更多倾向于平面直观、具体形象。声光电的光影艺术更能使文化传播产生视觉冲击、带来情感认同。因此,在人们视觉素养日益提升的今天,必然会催生接受信息方式的转变,内在地要求我们必须重视视觉对于话语传播产生的正向作用。

  三是价值传播的柔性表达。文化的深层是价值观,中华文化走出去其实也是一种价值观的国际传播。因此,中华文化走出去就难免会出现因价值差异而导致的价值冲突甚至价值抵制的问题。这就要求我们必须考虑中华文化走出去的话语表达,必须推进话语方式的创新。要运用各种生动形象的具象话语,说中国话、讲中国故事。

  话语具象方式的主要类型

  话语具象在现实生活中主要表现为以下三大类型。一是符号具象类。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创制了各种各样的具象符号,它们承载着不同文化形态和文化意境。因此,中华文化可以通过标志性的文化符号的国际传播,以感性直观的方式为国际社会所感知和领悟。二是文艺具象类。文艺具象是生动的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方式,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一部小说,一篇散文,一首诗,一幅画,一张照片,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一曲音乐,都能给外国人了解中国提供一个独特的视角,都能以各自的魅力去吸引人、感染人、打动人。京剧、民乐、书法、国画等都是我国文化瑰宝,都是外国人了解中国的重要途径。要向世界宣传推介我国优秀文化艺术,让国外民众在审美过程中感受魅力,加深对中华文化的认识和理解。三是实践具象类。中华文化作为中国人的生活样式和状态,流淌在一个个鲜活的中国人身上,展现在广袤的中华大地上。中华文化走出去要注重通过具体的实践生活来进行。一方面可以通过吸引外国人来中国亲自了解和体悟,让他们以自身的所见所闻和亲身理解去传播中国文化;另一方面则可以通过走出国门的中国人来进行,他们在外的表现就是流动的中华文化符号,言行举止中释放的就是中华文化的信号。

  话语具象方式的功能限度及应对

  毫无疑问,话语具象可以提供抽象话语无法比拟的感官体验,易于为国际社会接受和产生情感共鸣。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话语具象能够直接解决国际上对中国文化的价值认同,相反,还有可能出现价值偏离、价值解构和价值碎片化等问题,需要我们警惕。一是价值偏离。由于受众的认知方式、实践经历、价值观念的差异,中国文化对外传播过程中的话语具象方式,有可能带来公众对信息的误读,出现价值解读偏差。比方说,中国美食文化背后的包容多元、人文情怀等价值,在对外传播过程中就出现过解读的变异,被误读为饮食不卫生、用餐环境差等。二是价值解构。中华文化在话语具象化的过程中,既存在话语具象化环节的价值解构,也存在话语具象之受众解码环节的价值解构。前者最为典型的就是“抗日神剧”,它们在历史的伤疤上纵情娱乐,看似光鲜炫目、吸引眼球却缺乏灵魂,在丑化英雄人物、污名化历史中起着解构英雄形象和消解革命精神的负面影响。后者比较有代表性的是有的对外宣传片,本意是向世界传递中国的繁荣发展、民主进步、文明开放、和平和谐,却被国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进行扭曲解读、对中国进行诋毁。三是价值碎片化。中华文化以一个个具体的形象呈现出来后,容易导致国外受众理解的不完整,产生盲人摸象的偏差。比方说,伴随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无论是国外朋友对中国的访问还是国人走出国门、走向全世界的人数和频次都大幅提升。他们在以实践具象的方式传递中国文化、讲述中国故事的时候,只是单个的、局部的呈现,难以使国际社会对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和丰富多样的中国形象有整体的理解和把握,容易出现因个别游客不文明行为而对中国产生偏见等情况。因此,在强调话语具象传播方式的优势时,绝不可一味地将其功能放大。

  针对可能出现的这些深层的价值问题,必须加强文化的交流,以交流促理解,减少价值偏离,增进价值共识;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抵制历史虚无主义“去价值化”“去历史化”等错误做法,传递真善美,传递向上向善的文化价值观;加大顶层设计,使中华文化走出去既有点上的具象展示,也有面上的价值传播,在二者结合上克服价值碎片化的局限。同时,中华文化走出去应将具象的话语与抽象的理念、意象的接受有机结合起来,做到形神兼备、润泽人心,在知、情、意、行的统一中让话语具象的功能有效展示出来,形成中华文化走得出去、中国价值传得开来的生动局面。

  (作者:龙柏林,系中山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副教授) 

责任编辑: 杨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