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频道/ 娱乐要闻
《轻松五章》用孩子的视角审视成人世界的荒谬
2018-07-09 09:49:39   来源:新京报
分享至:

  第三届“柏林戏剧节在中国”如约在北京启动。柏林戏剧节历来向观众呈现当今世界无论从主题题材还是舞台艺术上都值得关注的先锋戏剧作品,今年戏剧节为中国观众带来了米罗·劳剧场作品《轻松五章》,7月7日-8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与北京观众见面。该戏曾横扫欧洲戏剧大奖,其探讨的话题无论在艺术作品的维度还是生活中的社会议题层面都备受关注,比利时戏剧评论协会也因此戏,有史以来第一次将年度特别大奖颁给了比利时国际之外的剧场工作者。

  《轻松五章》根据比利时罪犯马克·杜特斯虐待儿童的恶性新闻事件改编而成,看似残忍且“少儿不宜”的事件搬上舞台后主演却是一群与新闻事件中同龄的小演员,新京报记者采访“柏林戏剧节”评委希琳·索伊特拉瓦拉、戏剧顾问杰洛恩·维斯蒂拉,以及将《轻松五章》带到中国的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院长柯理博士,揭秘该戏起用小演员的原因及希望通过戏剧传达给大众的态度。

  作品背景

  轰动比利时的“虐童”恶性案件

  作为比利时人,戏剧节评委希琳·索伊特拉瓦拉曾是这个真实事件的亲历者,当年这个事件在比利时发生的时候她只有16岁,案件破获时警方在犯罪嫌疑人马克·杜特斯家的后院里找到很多被他谋害的儿童的尸体,他在地下挖了地窖,对这些孩子进行虐待,甚至有些饥饿致死等令人发指的罪行。

  希琳·索伊特拉瓦拉记得当时她也参加了游行活动,成百上千的根特市民走上街头,对政府的失职进行抗议,对马克·杜特斯的罪行进行抗议,那几年失踪的儿童案都与这个案件有关,在当时的比利时这是非常轰动的事件。对于希琳·索伊特拉瓦拉本人来说:“《轻松五章》不仅是一部很好的戏剧作品,同样它也是智慧的,能让观众经历一场很具说服力的观剧体验。”

  作品态度

  折射人性,体现儿童勇敢与反抗

  《轻松五章》实则是在五个场景中做的一个叙述历史片段的实验。演员们和辅助导演观看事件纪录片进行排练,场景布置基于“杜特斯案件”相关材料——罪犯父亲的采访、受害者采访、警方报告以及一封未寄出的被绑架女孩儿写给父母的信。在五个非常简单的演习片段中,导演成功地在舞台上塑造了具有自我意识、懂得反抗恶的儿童形象。

  在《轻松五章》里,导演米罗·劳让戏剧承担着反映现实折射人性的社会责任,看似不搭调的融合,包括用青少年儿童演员演绎传达“不合时宜”的社会现实的议题,让戏剧冲突暗涌,更容易引起观者的广泛激涌及社会探讨。

  《轻松五章》小演员们潜入不同的角色设定:一名警官、马克·杜特斯的父亲、一名被害者、被害者的父母亲、政治家……他们与成年演员一起排练,对案件进行重演,逐渐接纳他们的角色和命运。这部作品以孩子的眼光揭示了成人世界的荒谬和丑恶,批判的除了十恶不赦的罪犯本人,还有冷漠的父母,无能的警方。更大的社会背景是探索比利时及其殖民地刚果的关系,统治者和争取自由的民族英雄的关系,非洲移民和欧洲人的关系,群体与个人的关系,成年人与孩子的关系……很多重大问题只一句话带过,却狠狠刺向成年人心的深处。在这100分钟里,观众被小演员们带着,蹲下身子,以孩子的眼光来审视成人的世界,审视自己。同时该戏体现出儿童的反抗精神,体现出他们对罪犯的憎恨,表现出自己内心的勇敢、抗争和勇气。

  希琳·索伊特拉瓦拉觉得“对于我们戏剧节的评委来说,《轻松五章》这些小朋友们通过自己的表演来反映这个事件,通过参与戏剧表演反射自己的内心世界。我觉得创作非常有说服力,表现方式很直接,非常能打动人。”

  引入中国

  期待中国观众对事件的见解

  作为参与将《轻松五章》带到中国的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院长柯理博士,当谈到第一次看到该戏的感受时他坦言“在德国看到这部作品时非常感动,这种感动并非简单的感动,它让你一边流泪,一边反思,感觉心和脑同时在发热。这样一个极具话题性的题材需要儿童参与演出极具矛盾性,剧作本身即以严密的手法反思事件本身的道德问题,这些孩子们通过表演用自信反抗邪恶,并成功地在舞台上、在艺术中对其进行了再现。至少在我看来《轻松五章》是我近些年来看到过的最好作品。”

  至于本届“柏林戏剧节在中国”为何选择《轻松五章》这部作品来到中国,希琳·索伊特拉瓦拉觉得“戏剧要有一定的态度,要表现当代的生活。观众看了《轻松五章》之后会觉得它不仅仅是来体现历史事件,而是通过表现形式看到了戏剧能做到什么。我特别希望通过《轻松五章》知晓中国观众对于作品的反应,以及他们对于儿童参与表演的想法。”

  对于欧洲社会尤其德语地区的戏剧创作者来说,它们一直在探寻这些讲述自己本国历史带有现实主义题材的戏剧作品,如果在中国上演又能产生怎样的反响与共鸣?去年在北京演出卡尔斯鲁厄巴登国家剧院《国家剧院的绊脚石》时,柏林戏剧节戏剧顾问杰洛恩·维斯蒂拉很明显地看到,中国的观众对德国这段历史有着自己的解读方式,他们也会进行思索,也会想到如何通过戏剧作品来处理和面对自己国家的历史。因此他对《轻松五章》也有类似的期待,他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作品,让大家来知道怎么样克服心理创伤,自己国家遭遇到非常悲伤的故事和重大历史事件,人们应该怎么应对它。

  【链接】

  此次《轻松五章》在中国的巡演不仅将迎来该剧的第100场演出,同时也是首批小演员们的谢幕巡演,对于这一批孩子到了年龄界限退出舞台后,《轻松五章》今后是否还将继续上演的问题,杰洛恩·维斯蒂拉表示“其实没有特别必要的担心,《轻松五章》一直分成AB两组演员在进行演出,B组始终作为储备力量,在A组演出的同时剧院也在同步培养他们的综合表演能力,当A组小演员到达了年龄界限退出舞台后,这些孩子代替他们来继续出演本剧。”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

责任编辑: 杨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