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频道/ 文化传真
徐悲鸿《愚公移山》将拍卖 画中人物为何是印度人?
2018-06-11 18:25:53   来源:中新网
分享至:

  即将现身拍场的徐悲鸿油画《愚公移山》。嘉德拍卖供图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6月11日电(记者宋宇晟)记者从嘉德拍卖获悉,徐悲鸿的油画《愚公移山》将现身今年春拍。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这幅作品描绘中国人所熟知的“愚公移山”故事,但徐悲鸿创作该作时并不在国内,甚至模特也并非中国人。这是为什么呢?

  故事还要从抗战时徐悲鸿赴南洋举办筹赈画展说起。

  1939年,徐悲鸿即在新加坡举办筹赈画展——画展以凭借画笔为国家抗战尽责任、为国内抗战筹款为目的。

  当时的画展采取发售筹赈名誉券方式——捐款100元可得徐悲鸿作品一张,捐款200元可指定徐悲鸿另画一幅。结果尚未开幕已筹得2500元,整个展览卖画百幅。画展结束后,徐悲鸿应著名诗人泰戈尔的邀请做客印度。

  资料图:1945年,与徐悲鸿等人在重庆中国美术学院(重庆磐溪石家花园)。左起为廖静文、徐悲鸿。中央美院供图

  从此,徐悲鸿开始持续三年多的南洋之旅,期间在多地举办画展,所筹款项用于抗战。正是在这段时间,《愚公移山》得以完成。

  1940年2月,徐悲鸿正式开始创作《愚公移山》。他在信函中称,自己“将竭尽一年之力,写出三四幅重要画作”。当月下旬,徐悲鸿在印度国际大学为《愚公移山》创作了“人物写生和草图有数十幅”。

  事实上,前一年8月,已有记录显示,徐悲鸿在“为《愚公移山》作习作”。1940年4月,徐悲鸿在致舒新城的信函中写道,“一月以来,将积蕴二十年之《愚公移山》草成,可当得起一伟大之图。日内即去喜马拉雅山,拟以两月之力,写成一丈二大幅中国画,再(归)写成一幅两丈长之(横)大油画,如能如弟理想完成,敝愿过半矣”。

  这显示徐悲鸿创作《愚公移山》早有计划,这幅作品甚至已“积蕴二十年”。

  1月25日,中国美术馆展出徐悲鸿所作巨幅油画《愚公移山》。本次展览是国内外第一次围绕徐悲鸿大型美术主题创作进行的全方位策展,也是徐悲鸿美术精品近十年来首次大规模地集中展示。中新社记者杜洋 摄

  1940年3月,徐悲鸿又为《愚公移山》作木炭速写画稿多幅。3月下旬,《愚公移山》草稿完成。4月,徐悲鸿赴喜马拉雅山大吉岭继续创作。

  《徐悲鸿南洋时期年表》显示,在大吉岭的三个月内,徐悲鸿完成了中国画版本的《愚公移山》。这幅作品因被收入人教版语文教材作为课文插图,而颇为人所知。

  值得一提的是,徐悲鸿在《我在印度》中还详细记载了1940年2月在印度国际大学为创作《愚公移山》做准备情况——“该校学生争做模特儿,大腹便便的炊事员拉甲枯马尔啼亚很‘荣幸’地成为主要模特儿之一,高兴、认真、随叫随到,做了开山、劈石、挑土等很多画稿的‘范人’。因是巨幅创作,历时足足一个月”。

  《一段确定与不确定的历史——徐悲鸿在星马》指出,徐悲鸿之所以能在旅居印度时完成《愚公移山》的创作,“有一个原因不能被忽略,就是产生于印度的创作激情,即与印度模特儿的力量感有很大的关系”。“这对于比较依赖模特儿的徐悲鸿来说,是一个关键条件。”

  这一年的7月,徐悲鸿结束在大吉岭的创作,返回印度国际大学,此时他已着手油画版《愚公移山》的创作,至9月,完成巨幅油画《愚公移山》。

  1月25日,中国美术馆展出徐悲鸿所作巨幅中国画《愚公移山》。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但战火很快蔓延到南洋。1941年,正当徐悲鸿为赴美展览做准备时,整个南洋的局势也愈发紧张。这一年12月,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零式战斗机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12月8日凌晨,十余架日本战机轰炸新加坡,日本和英美盟军正式开战。

  此时,新加坡已危在旦夕,赴美办展也已成泡影。为躲避日机轰炸,徐悲鸿将带不走的书画、文玩等物分别存放在友人处。《徐悲鸿南洋时期年表》记载,其中的部分藏品被封在皮蛋缸中,埋到了钟青海校长所在崇文学校的一座枯井里。

  在嘉德拍卖官网公开的资料中,徐悲鸿之子徐庆平在《讲述<愚公移山>背后的故事》中提及,枯井中的藏品就有包括《愚公移山》在内的几十幅油画。

  1942年1月,徐悲鸿登上离开新加坡的轮船。2月,新加坡沦陷。

  此后,徐悲鸿辗转回到国内。终其一生,一直未有机会再访新加坡。

  6月8日,一名媒体记者观看徐悲鸿作品《愚公移山》。当日,中国嘉德向媒体介绍春拍情况,本季拍卖共推出各艺术门类6600余件拍品。中新社记者 杨可佳 摄

  1945年,新加坡光复。有记载显示,大概在这一年9月时,藏于枯井书画珍玩被一一起出,并在崇文学校的大教室里晾晒受潮的物品,清理、晾晒了两个多月。

  这此后这幅《愚公移山》的去向出现分歧。徐悲鸿之子徐庆平称,父亲多次打听这批作品,但未获回音。

  1953年徐悲鸿病逝。次年,新加坡举办“徐悲鸿遗作展”,展出了浩劫幸存于新加坡的油画《愚公移山》等80余幅徐悲鸿遗作。1985年,新加坡当地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连续刊登了《徐悲鸿藏宝记》,报道详细介绍了徐悲鸿藏画之事。

  而在获知这批作品下落后,徐庆平曾对媒体表示,自己并没有“想追回画的意思”。

  不过还有另一种说法。《悲鸿在星洲》中记述了该书作者欧阳兴义采访当年藏宝与挖宝的当事人钟青海的故事,“他一直收藏着徐悲鸿的油画《愚公移山》,我认同他的说法,这是徐悲鸿感谢他三年又八个月,冒着被日军杀害的危险枯井藏画,在战后写信让他挑选的纪念品”。该作品后被钟青海之子收藏。

  即将现身拍场的徐悲鸿油画《愚公移山》。嘉德拍卖供图

  嘉德拍卖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总经理李艳锋介绍,上世纪九十年代,这件油画曾现身拍场,当时被台湾藏家买下。2006年,这件《愚公移山》出现在北京瀚海春拍,最后以3300万元人民币成交,被内地藏家竞得。

  如今,中国画《愚公移山》与巨幅油画《愚公移山》一同收藏在徐悲鸿博物馆。今年1月,两件作品同时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而本次将亮相拍场的油画《愚公移山》画幅较小,尺寸为46×107.5cm。大小两幅油画画面几乎完全相同,而中国画作品人物虽有所调整,但大体相同。

  油画《愚公移山》再现拍场,有文章认为,根据以往徐悲鸿油画在艺术市场中的表现,这幅作品“有望打破中国油画纪录”。

  据悉,《愚公移山》6月10日开始在北京预展。拍卖行官网显示,该作品将于6月19日晚在北京拍卖。(完)

责任编辑: 杨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