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频道/ 娱乐大图
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落幕 评审团主席透露“金棕榈”评选标准
2018-05-21 14:32:21   来源:广州日报
分享至:

  原标题:多方角度都要考量 导演演员摄影调度剧本……

  戈达尔的《影像之书》剧照

  《小家伙》海报

  《小偷家族》海报

  《犬舍惊魂》海报

  北京时间5月20日凌晨,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落下帷幕。由日本著名导演是枝裕和执导的《小偷家族》获得金棕榈大奖,此乃是枝裕和五度入围主竞赛后的首座金棕榈,也是继2010年泰国电影《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之后,亚洲电影再度登上戛纳最高领奖台。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黄岸

  是枝裕和试图探讨一个家庭的纽带到底是什么

  当晚,颁奖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经过四次冲击金棕榈失败,此次终于如愿以偿的导演是枝裕和刚一登场,就获得全场欢呼。其导演的《小偷家族》中既有浓浓的温情,又保持着冷静的思考。

  是枝裕和表示,影片的核心在于探讨一个家庭的纽带到底是什么,“是血缘?还是在一起相处的时光?电影里的家族,不是狭义上的血缘关系,他们非亲非故却共同经历了许多事,我希望通过这部作品把家庭的主题提升到更宏观的视角”。

  据悉,《小偷家族》的国内发行权已被买下,观众有望在大银幕上看到这部作品。

  最佳女演员爆冷,最佳男演员毫无悬念

  此外,美国导演斯派克·李的新片获评委会大奖,《迦百农》获评审团奖,保罗·帕夫利科夫斯基凭借《冷战》摘得最佳导演,此前被看好的《幸福的拉扎罗》则和《三张面孔》共同斩获“最佳剧本奖”。

  今年的最佳女主角奖竞争激烈,此前,《小偷家族》的安藤樱和《冷战》的乔安娜·库里格呼声都很高,最终却爆冷由《小家伙》的女主角萨玛尔·叶斯利亚莫娃获得。她表示,影片耗时数年才拍摄完成,对导演和演员都是巨大的挑战和磨炼,这次得奖是她人生的重要瞬间。

  相比之下,最佳男演员一奖是全场唯一没有任何悬念和争议的奖项。来自《犬舍惊魂》的马尔切洛·丰特一早就被视为今年影帝的最佳人选。在后台,他笑言,想不到片中几只狗狗的演技比他还好:“明天回去我就把奖杯颁给它们。”

  此外,其他大奖的归属则被认为比较靠谱,唯独李沧东执导的《燃烧》大热倒灶,让不少影迷“难以接受”。

  中国短片《延边少年》获“特别提及奖”

  本届戛纳作品实力普遍很强,这也使得竞争异常激烈。第五次冲击金棕榈的贾樟柯遗憾未能获奖。不过,短片单元里中国导演的表现则依然抢眼,继去年导演邱阳的《小城二月》获得短片金棕榈之后,今年魏书钧导演的《延边少年》也获得了“短片特别提及奖”。

  《延边少年》是导演魏书钧在中国传媒大学导演系研究生的毕业作品,影片灵感来源于他去延边的一场旅行。发布会上魏书钧表示,自己最想传达人在成长到青少年阶段的一种普遍心理,一是想去更大的世界,二是对异性表达情感时不得章法。他将这种年少的困顿和挣扎感,放在了“延边少年”身上。

  评审揭秘

  凯特·布兰切特叫苦不迭:“太难选了!”

  颁奖结束之后,由凯特·布兰切特领衔的九人评审团随即在新闻发布会上解析各大奖项归属。谈到此次结果的产生,布兰切特再三强调,今年是名副其实的“大年”,所有作品都实力强劲,这也导致评审团所做的每个选择都尤为困难:“的确有不同的意见出现,因为所有竞赛片都有着强烈的风格和鲜明的主题,而我们每位评委也都有各自不同的审美取向。但我认为每个评审都应该超越个人口味来看待作品,最终每个结果都是大家集体讨论的结晶。”

  然而,话音刚落,性格直爽的布兰切特还是忍不住说:“真的太难选了!”

  不少记者关心金棕榈的评判标准,布兰切特提到,必须考虑导演、演员、摄影、调度、剧本等多方角度,入围电影中只有《小偷家族》符合所有标准。她表示,不管是大制作,还是小成本影片,评委会更看重的是创作者能否在既有投资规模下的完成度,展现出自身对于制造影像的热情。

  提及今年增设“特别金棕榈奖”授予87岁老将戈达尔的《影像之书》是否有“安慰”之嫌?布兰切特否认了这一说法:“以往戛纳也有增设过奖项,《影像之书》在视听语言上与其他电影太不一样,不适合放在一起考量,所以才会特别增设这一奖项。”

  评审张震:对电影的追求永无止境

  作为评审团里唯一一位华人评委,张震在评价《小偷家族》时表示:“它是一个悲情的故事,题材很特别。爱与犯罪是双重的纠葛,现实却又那样残酷。”

  而对于另外两部呼声极高的亚洲电影《燃烧》《江湖儿女》,张震深表遗憾,“做评审真的很挣扎,要提出自己的观点,但奖项却只有这么多”。

  谈起评审过程中的趣事,张震幽默说道:“大家的距离会因电影而被拉近,电影是需要发酵的,即使好多电影要透过翻译和字幕才会了解,但短短几日大家能够达到共识,也是蛮特别的。”

  为期12天的戛纳电影节落下帷幕,张震的评审之旅也圆满画上句号。张震感慨,“每次来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不变的是大家对于电影的热情,还有阳光与沙滩。最大的改变就是每个时代电影的语言,随之改变的便是电影的主题。”张震表示对电影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

责任编辑: 杨倩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