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频道/ 电影新片
南极实地拍摄《南极之恋》即将上映 赵又廷谈拍摄心得
2018-01-31 14:31:34   来源:新闻晨报
分享至:

  原标题:“虽然很苦,有机会的话还是想回去”

  赵又廷来沪造势  晨报记者 何雯亚

  晨报记者 陆乙尔

  在南极的茫茫冰原上如何求生,又会绽放出怎样的爱情火花?将在本周五上映的电影《南极之恋》会告诉观众答案。两位主演赵又廷、杨子姗继《致青春》后在这部灾难爱情片中二度合作,上演了一段“南极绝恋”。对于这次难得的在南极取景拍戏的经历,赵又廷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感慨道,极地之旅有比他想象中更好的生活条件,也有比想象中更危险的拍摄环境,“在离开的一刹那,你知道你会想念这个地方,虽然它很艰苦,来去一趟特别不容易,但有机会的话还是会想回去。”

  近距离观萌物,“企鹅最爱发呆”

  《南极之恋》中,一场坠机意外让婚庆公司老板吴富春(赵又廷饰)和高空物理学家荆如意(杨子姗饰)相遇,两个毫无共同语言的男女在南极腹地无人区找到了被废弃的供应站暂时落脚后,所剩物资要求他们必须在75天内找到20公里外的科考站。在酷寒、没有物质供应、随处都是绝境的环境中,活下去成为他们的最大愿望。

  以往南极题材的剧情片多数选择在非极地地区取景,这部电影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在南极实景拍摄的故事长片。为此,2016年底,剧组历时七天,跨越24000余公里后,乘上破冰科考船“乌斯怀亚”来到了目的地——南极菲尔德斯半岛长城湾。最终,经过精挑细选和事前培训的40位主创人员带着2.5吨拍摄设备和8吨生活保障物资,踏上南极大陆,在中国长城科考站驻扎下来。

  虽然影片中的南极美景由实景拍摄与后期CG特效相互融合而成,但剧组为了拍摄大部分重要镜头,仍然在南极呆了近一个月时间。赵又廷带着对这片净土的憧憬,也带着“苦中作乐”的心理准备开始了拍摄,没想到实际居住情况比他预想的要好很多,“科考队给我们提供的宿舍很好,食物也很多,爱喝多少爱吃多少都给你,也没有太多规矩,除了必须保护好自己的安全守则。我们拍摄一天外景回来,洗完澡吃完饭后大家就唱唱K、看电影。”

  为了取景,剧组去过一个被他们戏称为“企鹅岛”的小岛,那里有成千上万只企鹅。因《南极条约》所限,赵又廷只能近距离观察而不能抚摸这些“萌物”,不过仅眼神交流他就很满足了,“所有企鹅都在那里吃饭、排泄、发呆,它们最喜欢发呆,还常常忘掉自己想要干吗,比如这里捡了一个石头想要筑巢,走到一半石头掉了,它会很茫然地看看周围,接着再回去捡另外一块石头,重复这样一件事大概五六次,非常可爱。”

  身处茫茫冰原,“生命特别渺小”

  在南极拍戏,有许多常人无法享受的“福利”,更有许多不可控的危险。在拍摄外景时,雪地车主要用来运送重量级的器材,大部分主创为了节省时间都需要从基地徒步一个半小时到拍摄地。最超出赵又廷想象的,是南极不可预料的天气。“我们已经在比较暖的时候去了,零下十几二十度,东北有时候也会比这里冷。但是去了才发现,天气是瞬息万变的,晴天时我们出工,结果20分钟后暴风雪就要来了,你预测不了它什么时候会赏脸给你一口饭吃。”

  赵又廷记得,当时有一场戏在一座小山上拍,突然7级大风说来就来,“每个人都快被吹下山去了,好恐怖,那时候你会觉得生命是特别渺小。”同时,即使有科考队成员作为向导提醒,他们仍然要十分注意不起眼的危险源头,“比如不远处看起来是一片冰原,但其实有一些冰裂缝,几百米深的冰裂缝一踏进去就拜拜了。”

  在拍戏过程中,赵又廷还与戏中角色一样患上了雪盲。“防不胜防,一开始科考队就警告我们一定要戴墨镜,但我没办法,因为我的角色在戏里没有墨镜可戴。拍了一下午回基地后,我就觉得视力变得有点模糊,眼睛有点睁不开。”虽然赵又廷的雪盲症很快痊愈,不过在短期内还是留下了畏强光的后遗症。

  片中有许多赵又廷在茫茫冰原上孤身寻找科考站的镜头,这时候独自品尝的黑暗与孤寂感是他与角色的共鸣。“你好像进入另一个空间,天地之间万物融为一体,你会觉得自己特别不重要,就像路边小石子一样。”在对未知的恐惧感下,赵又廷也慢慢地融入了这片白色,“如果再住久一点,我可能会像科考队员一样有一种视死如归的觉悟。南极大陆欢迎他们这些不速之客,但在那个环境没有人能够保证任何事情,如果哪一天就这么不见了他们也能够接受,有一种非常淡然的态度。”

责任编辑: 杨倩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