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频道/ 娱乐要闻
五大“上戏”校友助阵《红簪子》
2017-11-30 14:48:47   来源:新华网
分享至:

  作为中国内地培养影视表演人才最多的三个艺校,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都承担着领军者的角色。有人说“上戏”自带团结属性,不管是李冰冰与任泉,胡歌与袁弘,还是陈赫和郑恺,反正一提到“上戏”总是一连串人名在一起。正在陕西西安白鹿原热拍的电影《红簪子》,七位主创中有五位来自上海戏剧学院。《红簪子》是“上戏”师兄郝平“演而优则导”的电影导演处女作大戏,校友王雅捷、魏春光、张宁江和彭博二话不说前来助阵。最让人吃惊的是,四位受邀请的校友甘愿“零片酬”出演影片,为的就是“帮师兄一把”。

   “上戏班”零片酬助阵

  演技不行颜值来凑,“流量演员”频曝天价片酬,即便大环境如此,偏偏有一群分文不取却仍兢兢业业认真对待每一个镜头的演员,为一部戏聚集在一起,这就是《红簪子》的“上戏班”。主演王雅捷、魏春光、张宁江、彭博,包括导演郝平,全部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郝平说这是“家人”空前的齐心协力,没有一个人主动管剧组要片酬,顶多就是开句玩笑说,让剧组管个吃住。电影《红簪子》全部投资几乎全用在了影片拍摄制作上。

  主演王雅捷曾在电视剧《马大帅》中饰演“玉芬”,凭此角色赢得“华鼎奖”影后桂冠;魏春光则是“上戏”2001届的实力派男演员,与王雅捷是同班同学;张宁江来自于2004级“明星班”,与陈赫、郑恺是同窗好友。导演郝平介绍,这几位校友相信我的为人,也相信我挑戏的眼光。“他们看剧本后的共同反应,都是感动。”并自曝“不顾”校友的信任,也狠狠地“忽悠”了兄弟一把。他透露,“我对魏春光老师说,只有20天的戏份,很快就能拍完。但从第一天开机到关机的最后一场戏,每一天都会有魏老师的戏份。他越拍越上瘾,索性推迟后续工作,全身心地进行表演创作。”

  在郝平看来,对待兄弟的这份情谊,是多少金钱都偿还不了的,只有将《红簪子》拍摄好,尽量取得好成绩,才真正对得起这帮真心来帮衬的兄弟姐妹。并笑称,请来“上戏班”可不完全是出于经费考虑,更不是为了“占便宜”。“我知道上海戏剧学院的表演水准,也知道表演风格是什么!确切地说,王雅捷和魏春光都是我非常好的朋友,她们的性格、为人以及表演,我心里有数,这让第一次做导演的我能做到‘胸有成竹’。”

   整个剧组都是“戏痴”

  导演郝平称,虽然与主演们关系亲如兄弟姐妹,但对待演戏这件事都非常专业,更没有因为零片酬出演就马虎应付。正如导演自己,在生活方面他十分随和,甚至“好打发”,可一旦涉及戏份探讨、艺术领域,他的缜密、他的挑剔,以及他陕北汉子的轴劲儿就都上来了。

  郝平对自己的表演挑剔到近乎苛刻,而身兼导演的他又将影片的创作变成主创作战,对于可能会影响到完美发挥的因素,他不会轻易放过。即便是提前为拍摄内容做了充分准备,仍然会花费大量时间在现场与演员磨戏,与摄影磨合走位。对戏中的道具、布景、细节了如指掌,对郝平来说,电影不是导演一个人的电影,无论用什么方式,电影中的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细节都要做到完美,再展现在观众面前。这也被演员王雅捷“吐槽”:导演开拍前磨合走位,有时甚至半天时间也拍不了一个镜头。“拍摄《红簪子》感觉像回到学校彩排话剧,好久没这么创作了。”

  除了导演以外,《红簪子》剧组的其他演员也都称得上是“戏痴”级人物。电影《红簪子》讲述的是西北农村一位普通女性为爱坚守一生的故事,通过对小人物坎坷命运的描述,呈现出跌宕起伏的大时代变迁。因此,女主角佟二妹的人选显得尤为关键。“我最早看剧本的时候,最让我感动的是佟二妹的伟大和魅力。”郝平说,王雅捷是位非常难得的好演员,她祖籍是安徽,气质上带着南方女人的婉约,而长期住在北京生活,又有北方人的大气,两者结合起来,恰好具备了这个人物所需要呈现的执着、内敛、坚韧的特征。“多年的拍戏经验,也帮助王雅捷很快找到人物感觉,将我想要的味道完整表达了出来。”

   三天定表演基调

  导演郝平认为,每个演员都有各自的特性和专长,导演的作用就是将他们的特性和专长发挥出来。作为演员,他认为自己最擅长的类型是喜剧,骨子里自带幽默感;而魏春光更适合出演悲剧类型,他身上沉重、忧郁、深沉的特质较为突出。导演郝平有意识强化自己与魏春光戏路的差异,碰撞出一场场重头戏的激烈效果。开机头三天,场场都是重场戏,连魏春光也自觉有压力。也许是“上戏”校友特有的默契,仅仅两场重头戏过后,整个团队开始有了不一样的创作氛围,“兄弟团结,他出来的戏就是好戏”。

  在导演和王雅捷、魏春光的影响下,《红簪子》凝聚出浓厚的创作氛围,从上到下拧成一股劲儿,这也令导演的发挥余地越来越大。郝平坦言,自己从小就非常喜欢电影,对很多优秀影片的经典镜头情有独钟。正是因为有如此优秀的班底帮衬,他才敢于尝试将这些经典镜头进行创新和突破。其中让所有人印象深刻的是长镜头的运用。郝平说,长镜头的运用对各个部门的要求都很高,演员要有超高的表演技巧,因为长镜头通常要演员把整个段落都表演下来,当中没有分切镜头可以弥补;对摄影师来说,要有丰富的经验和强壮的体格,如果是拍运动镜头,就要在行进中完成调焦、构图;而灯光师则既要避免灯光的穿帮,又要保证灯光的效果。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造成重拍,十分耗费人力物力。但在一个“创作”型剧组各部门的通力合作下,郝平出色地完成了他理想中的长镜头拍摄。

  据悉,电影《红簪子》是河北玛西雅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西北三部曲”电影计划中,继陈建斌电影导演处女作《一个勺子》后推出的又一力作。由国家一级导演江平担任总监制、著名编剧史建全操刀剧本、电影《一个勺子》制片主任夏禹担任制片人,并由玛西雅影业、北京惠民富民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河北影视集团联合出品。

责任编辑: 武铭方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