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频道/ 音乐
李荣浩:拿金曲奖前 差点去三里屯街边“卖唱”
2017-03-03 15:54:44   来源:网易娱乐
分享至:

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篮落款是谢安琪和张继聪的水果,背后的衣架上挂着黄伟文为他打造的“史上最花”演出服,而依旧身穿黑白灰的李荣浩,在一群工作人员中探出脑袋,看到我后迅速起身摘掉了墨镜。“请坐。”他的鼻梁上还遗留着两块墨镜的压痕,我悄悄指了指提醒他,“没事儿没事儿”,他不在意地笑了笑。——这是2017年2月24日下午,李荣浩“有理想”香港演唱会正式上演的前一天。“Good Show”,化妆间门外的墙边,吴君如和Twins送来的花篮里这样祝福道。

“有很多朋友告诉我说,在红磡做演唱会,一定要跟‘山顶嘅朋友(山顶的朋友)’打声招呼。”

幕布在绚烂的灯光中落下,李荣浩出现在舞台中央的高台上。依旧是黑衣黑裤,但这次他的手里多了把吉他,周围多了些乐手,台下也多了一万名来听他唱歌的观众。在一连演唱完三首歌曲之后,李荣浩终于开口向大家问好。用广东话讲完那五个字,他又笑了。——这是2017年2月25日傍晚,李荣浩终于站上了心之所向的舞台。

从北漂的音乐制作人,到第一位获得金曲奖最佳新人的大陆歌手,再到作品传遍街头巷尾……如今,还没正式发表过一首粤语歌的他,却来到了香港红磡开启个人演唱会。这一共用去了李荣浩十三年的时间。很难评价他是否是个幸运儿,毕竟他“天生不爱炫耀”,但毋庸置疑的是,李荣浩的确有“太多艺术细胞,华丽得无法低调”。

香港情缘

第一次听说“演唱会” 就知道红磡了

上周末的香港,一直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而李荣浩和这座城市,似乎特别有缘。

“其实我从小就爱看香港电影,而且受广东歌影响很大,我第一次听说有演唱会这个东西的时候,就知道红磡了。所以今天我一进来,就觉得哇,很不一样。”在这之前,李荣浩其实并没在红磡看过演唱会,“第一次我就上台表演了。”

李荣浩的音乐作品几乎都是自己创作的,只有少数几首歌,可以在作词人那栏里,看到周耀辉、黄伟文这些香港词人的姓名。“我第一次打电话给黄伟文是因为那首《喜剧之王》,我跟他讲,这首歌只有你能写得出来。”

后来,俩人因合作成了好朋友,在这次的演唱会上,这位时装精不仅现身捧场,还帮他设计了新的造型,“他给我准备的简直是我人生中最花哨的一套衣服。不过还是在我的规格以内,不会是背后炸开的那种行为艺术。因为我跟他说,我得一直弹吉他,如果你给我弄太麻烦了,我弹不了。但其实也很突破了。”

“我劲唔劲啊(我厉不厉害)?”在演唱会当晚,李荣浩一连翻唱了四首香港女歌手的代表作——《下一站天后》《小城大事》《煞科》和《习惯失恋》,在唱完第一段之后,他又笑着用粤语跟观众互动。

“这四首几乎是我对女生唱过的粤语歌最深刻的记忆了,但选完之后发现,有些歌听着副歌还挺容易的,主歌就没那么熟,歌词还都三四百字,太难了。我就很后悔,但后悔也来不及了,因为已经发给导演了。所以刚才在来的车上还在练。”而当晚的演唱会嘉宾,正是《习惯失恋》的主人容祖儿,虽然俩人之前只在演出场合打过招呼,但容祖儿听闻消息后,欣然前往帮他站台。“其实我来这边大家就会觉得,大概会和哪几个人合作。这次就觉得换一个不同的、大家完全想象不到的人,也是挺好的。”

叛逆少年

小时候特傻 觉得自己是黑社会大哥

今年大年初一,李荣浩献出了他的银幕初秀——在韩寒执导的影片《乘风破浪》中,饰演一个恶毒的房地产商。他调侃自己眼睛的那句“我已经睁到最大了”,可以称得上是片中的经典台词。“本来接到剧本时是没这句台词的,后来韩寒临场想到,我觉得挺好玩的就说了。眼睛小这事被人从小说到大,我都释怀了。当时我还问他,我需要学习表演吗,他说你千万别学,就保持自己的状态,想象一下后面俩人说那句话,你怎么回?然后我说了一两遍就过了。”

在电影里,李荣浩过了一把反派老大的瘾,而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实现了他少年时代的“雄心壮志”——1985年7月11日,李荣浩出生在安徽蚌埠,他从小就喜欢看《古惑仔》、听《友情岁月》,“这首歌对我影响很大,而且小时候特别傻,觉得自己是黑社会大哥,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挺逗的。”在接到电影邀约后,李荣浩与韩寒见面聊了一下午,俩人因小时候都学习不好这个共同话题而一见如故,“你见过的、能想到的坏事,我以前都做过,哈哈,逃学这都算起步的,也打过架。”

不过,在如今的李荣浩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到当初那个问题学生的影子了——歌迷们觉得他宇宙最暖,容祖儿称赞他对女朋友专一,他自己还曾把网友制作的他与诺一双眼皮对比图发上微博,配文:孩子很可爱。“现在和同学见面,他们都觉得我变了挺多的,可能是我小时候太调皮了,长大之后就老实了。”提起这事儿,他的感触很深,“不过我见到一位老家同学时也很诧异,他小时候很老实,但现在很油。可能每个人都得经历一段叛逆期,就看你是十几岁叛逆,还是三十多岁叛逆。叛逆要趁早啊,小的时候再叛逆,也就跟同学拌拌嘴打打架,出不了什么大问题;但是三十多岁叛逆的话,能干的事儿就多了,就不行了。”

痴迷吉他

如果当初不弹吉他 不知现在在做什么

演唱会当晚,台上的李荣浩大部分时间都背着吉他,他曾说,送过自己最贵的一件礼物就是吉他。“说真的,如果我当初不弹吉他的话,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会在做什么。”

九岁那年,在家人为他买了第一把吉他后,李荣浩就开始沉迷起这个乐器,彼时他的家庭条件并不富裕,市面上也没有吉他教科书可以参考,“我家只有一个录音机,我就翻来覆去地听那几盘磁带,Beyond、刘德华,A面听完听B面。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弹什么,就是听到什么音,再去吉他上找,到后来弹琴时间越来越久,从每天一两个小时到八九个小时,有一种‘走火入魔’的状态。人家找我我也不出去玩了,就天天闷在家里,闷了好多年。”

毕业之后,李荣浩下定决心要走音乐路。他开过吉他班,写过吉他教材,但最终,还是决定来北京闯一闯。当时,他只在北京认识一个网友,“他给我填过一首歌词,然后我们就一起把那首歌给卖了,卖完之后他说觉得我的东西挺好,来北京吧。我想了想,就决定过来了,但是来之后我也没见过他一两次,反而是那些买歌的公司,会时不时介绍一些乐手认识,有一天我跟一个台湾的贝司手说,我们组个乐队吧,他说行啊,但我不认识打鼓的,他说他认识一个叫荒井的人。”

如今,荒井已经是金曲奖的最佳制作人,他被称为莫文蔚的御用制作,还给陈粒、张碧晨等多位歌手制作过专辑。但彼时,他和李荣浩只是两个北漂青年,“乐队其实连名字都没有,大家也都挺忙的,只有我和老荒闲,所以后来只剩下我俩了。有一天荒井拿着乐器去我家阳台上练了一晚上,实在没办法了,我们俩就商量说哪儿能演出呢,不如去三里屯马路边站着演吧。后来都打算去了,但是一问说会有城管抓,就搁置了。”

北漂日常

也没怎么出过门 所有钱都花在租房上

按照惯常的套路,北漂青年的生活总是拮据的,但回忆起十年前在北京的日子,李荣浩却一笑而过:“还行,我不是常规的地下室派。”他说自己是那种宁可没饭吃,也一定要把住的地方弄得舒服的人,“所以我刚来的时候,把所有的钱都花在租房上了。十多年前我在夕照寺那边,住在一个算是比较高档的新公寓里。但是不大,就是很干净很舒服。我在那边工作生活了一两年,也没怎么出过门,就每天做完歌发给别人。一两年后搬去了苹果社区。那时苹果社区还没盖好,我住的时候只有那一栋楼,简直就是荒凉。现在的北京,我的天哪,燕郊旁边的房子都卖六万多。”

陈坤、赵薇、周笔畅、信、杨丞琳、那英、王心凌、张信哲……在北京的日子,李荣浩给许多大牌歌手制作过专辑、单曲,但他自己专辑的诞生,却是发生在计划之外。“我在北京有一个录音棚,当时有一个客户,他是一家唱片公司的老板,带着艺人去我们那录音。下午我刚好要走赶上他们来,就打了个招呼,他之前听别人说过我自己也唱歌,就问我要不要发,我就说发呗,但是得等一等,因为那段时间特别忙,还在做好几张专辑。”2013年9月,李荣浩终于推出了第一张个人专辑《模特》,“当时做了一场发布会,跟几个朋友弹了弹吉他,拍了几支MV,又集中一个礼拜去了几个电台,就没其他宣传了。”

但是,这张没怎么宣传过的专辑,却让他以黑马之姿入围了第25届金曲奖包括“最佳男歌手”在内的五个奖项,并成为了第一个拿下“最佳新人”的大陆男歌手。“李荣浩”这个名字,在华语歌坛慢慢响亮了起来。王菲在微博上推荐他的《作曲家》,并称呼他为“帅歌”,陈奕迅说自己是他的歌迷,把他的第二张同名专辑听得滚瓜烂熟,而李荣浩在当时听闻这些后,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得赶紧给自己泡杯茶,淡定一下。”

新鲜问答

Q:Eason曾说洗澡的时候会放你的歌,那么你洗澡的时候会放谁的歌?

A:我洗澡的时候不听歌,但有时候会放电视剧听听。其实我也超级喜欢Eason的歌。前几天我们在澳门演出,我彩排完了之后就等他彩排,在底下跟他一起唱完那几首歌我才走的。晚上我们还一起吃了东西,跟他聊天很舒服。

Q:新专辑筹备得怎样了?

A:我本来打算今年10月发的,但现在希望是从5月就能开始推出,这次也希望能用一个不同的方式推出专辑。新专辑出来之后会很不一样,会有些颠覆。目前已经有八九首了,制作完的有五首。

Q:如果能休假一天的话,你会怎样安排?

A:嗯,编曲吧,我现在还有好几首歌没编呢,有空就得赶紧编了。

Q:你偏爱的菜系是?

A:我最近比较喜欢吃潮州菜,只要是潮州菜什么都好吃,随便一个炒粉都好吃。

Q:你最擅长做的一道菜是?上次做是什么时候?

A:还挺多的(思考),白菜羊肉煲吧。上次做菜就是做的这个,请我们公司同事吃了一顿。

Q:如果可以的话,最想参加哪一类综艺真人秀节目?竞技?料理?

A:都可以,只要能凑上时间,跟音乐没关系的也OK。其实包括有些电影,我不想演的原因就是,他们找我做音乐制作人,我本来每天都在做这件事,就想挑战些不太一样的东西。

Q:为什么喜欢秒删微博呢?前段时间说要送吉他,现在还送吗?

A:哈哈,就是有时候觉得说错话了。比如有一天我戴了一个红帽子,我觉得还挺好的,发了条微博。但是那张图离远一看明明是个小黑帽,好多人说,这明明是个小黑帽你“眼瞎”了吗?我就觉得我说错了,就删了。送吉他这事儿我必须要说一下,我在微博上说完就过年了嘛。我把这场演唱会弄完之后,就回去抽奖送一把。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责任编辑: 自然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