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频道/ 音乐
《歌手》之外 侧田是在用生命演绎《命硬》这首歌
2017-02-23 09:54:30   来源:腾讯音乐
分享至:

  腾讯娱乐专稿(文/肥西)

  侧田在《歌手》的首亮相唱了《命硬》。抱着纯享版再听一次,却发现不如往常喜欢。那种孤注一掷的表达,用力过猛,冗长的炫技部分显得不真诚。

  但技巧是在的,各种腾挪纵跃,让人听到从前一鸣惊人的侧田。

  当年香港金牌经纪人黄柏高说,“我预备替他出第一张唱片时,就已经预订了红馆,这是一项创举。”此前,侧田还在给古巨基做幕后工作。

  2005年侧田推出第一张个人专辑《Justin》,首天销量达15000张,年尾包揽四大颁奖礼所有男新人奖。出道不到八个月登陆红馆开唱,门票十分钟秒杀,更要加开两场满足FANS需求,创下出道最短时间开红馆个唱纪录。

  好风光多得是,香港乐坛那两年小高潮不断,侧田的爆红程度可与谢安琪比肩。

  《命硬》也成为粤语歌绕不开的经典,KTV霸榜歌曲,杨千嬅、张敬轩、卫兰都公开翻唱过,就连彼时SUPER JUNIOR到香港开唱,厉旭选唱的也是这首歌。

  而一面说着对外表的不自信“因为个子小,成天被欺负,也不会反欺负”的侧田,凭借这首歌塑造的却是硬核的音乐才子形象。将一段旧爱升华成轰烈大爱,蔑视命运,一呼百应,“等荆棘满途全枯死”、“等整个世界换风气”, 黄伟文借侧田写的是不见血的壮烈,以及众多不被世俗承认的爱情。

  侧田的成功除了实力,多少也仰仗了并不出色的外表。看上去并不起眼的人,在台上光芒万丈,简直是行走的鸡汤。毕竟,家世华丽如郑中基也要靠唱《无赖》翻身,成名多年的许志安久不久也要唱一首《烂泥》,可见大众对于落魄、坎坷、卑微有着广泛的同理心。而这些受人喜欢爱戴的名词,没有人比侧田更适合代言。矮小,永远戴着帽子,过早成功催生出的骄傲和口无遮拦,但另一方面,又有着过硬唱功和创作才华,几乎集齐了才子成名史所需要的所有元素。

  如果按《命硬》的套路,继续以壮烈姿态为小众发声,也许会剑走偏锋,成为男版谢安琪。但唱片公司也看中他身上矛盾的特质,所以此后无论是他的自创作品,还是他人创作作品,几乎都走十分平凡的伤情男子路线,持续卖惨。如《好人》,“平凡像我,路过十个似我”、“谈完情拖好手,都将我抛弃,从来没理会我喜与悲”;《情歌》:“为了爱我真受够伤,但有过爱的分享,为了每次打败仗,我哭得最响”。听众从来愿意为“感同身受”买单,何况这个人还有才华。

  爆红的2006年,还拍了为他量身订造的电影《恋爱初歌》,那时的香港恋爱电影一哥方力申也为他屈居男二,故事角色皆十分讨好,一个有才华默默在女主角身边付出的青梅竹马,女主角众里寻他,最后海边拥吻。全天下青梅竹马都能在这个故事里得到鼓励,毕竟他是那个不起眼却不计付出的侧田。

  《命硬》里黄伟文以歌词给侧田一身铠甲,令他之后的一沉百踩看上去不那么好理解。

  前三张专辑轻而易举拿下金唱片销量,虽然中间也有一些新闻说他嚣张,但人红是非多,也不那么引人注意。直到2009年9月23日,侧田与曹格酒后中环街头斗殴事件。被八卦周刊拍下全程,形容“拳脚凶猛”,而曹格除了用脚狠踹已经上了的士的侧田外,更随手抄起路牌试图追打对方。而这场曹格“主攻”的冲突,给两人事业都带来重创。

  按理说,处于“被打”一方的侧田,受的影响应该较小,但实质上这起事件对于侧田的副作用,却比曹格大得多。甚至导致2011年侧田被迫离开香港成为“北漂”。

  从那天开始,港媒发力狠踩侧田。从扭住这起事件不放,到对他长年戴帽子的真相毫不留情,再到塑造他花心滥情,为人嚣张的形象。民众对于侧田也不再包容。因为此事需要出庭作供,法律规定上庭不能戴帽子,他便干脆剃了光头,也被网民口诛笔戳。以往刷好感的平常外表,突然成为“猥琐”代名词。

  另一方面,2009年侧田公司金牌大风正处于多事之秋,一手捧红侧田的黄柏高虽然升职成为香港区主席,但主管的经理人及音乐事务却交由他人负责,被外界形容是“变相削权”“明升暗贬”,黄柏高失势,侧田的危机公关疲软,也变相加速了他事业的急转直下。

  之后虽然碟照出,演唱会照开,但声势明显大不如前。2011年在红馆举行的“Justin Around The World Tour ”演唱会,侧田含泪宣布将要转往北京发展,作为嘉宾的良师益友雷颂德也替他不平,“不知道侧田得罪了谁,香港的环境太Mean了。”

  正式宣布北上的记者会上,侧田泣不成声。但关于“北漂”理由,则坚称跟负面新闻缠身无关,因为交往的韩国女友在北京,渴望家庭,加上“香港做歌手赚不到钱”。

  在这期间接受访问的侧田,状态十分愤怒,不仅高喊“是数字周刊赶走我的”,更说出“在香港的收入是零”的大实话,并说“在北京当个三线歌手都比现在赚的多十倍,我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觉得香港市场重要”。大有一去不回头的架势。

  但满腔委屈是显而易见的。从顶峰骤然跌落,真的甘心去做一个内地三线歌手,从零开始唱普通话歌?况且内地竞争更激烈,虽然当时金牌大风郑重其事为他开记者会,但去到北京也差不多等于被投置闲散。

  因为同一事件遭遇低潮的曹格,2012年仍可以去香港开演唱会,并且请来香港人民久违的侧田担任嘉宾,两人台上激吻,当众冰释前嫌。

  曹格与侧田,实在是天造地设好基友,人设几乎一模一样。同样长辈有人搞音乐,同样才华横溢,同样外表不佳。打架事件之前,2008年曹格也正好迎来人生顶峰,凭专辑《Super Sunshine》拿下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演唱人奖,春风得意。

  跌落谷底后,曹格很快便爬了起来。2012年,转往北京发展,签约内地唱片公司,成立自己的音乐厂牌,巡回演唱会开到香港。2013年更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训练馆开演唱会。2014年参加《我是歌手》(观看),成功在内地站稳脚跟。同年参加《爸爸去哪儿》(在线观看),儿女爆红,以好爸爸人设成功逆袭。其间美貌老婆吴速玲还爆料过曹格一喝酒就性格大变,除了当初与侧田斗殴事件,还在林志颖婚礼上让老婆感到难堪。还好家庭美满,成功戒酒,令曹格上演败部复活传奇。

  而侧田,内地发展不出所料不如人意,于2013年回流香港。

  2013年,《命硬》已成时代曲,那年的演唱会也叫“命硬”,勾引人们追忆似水年华。从小听这首歌长大的80后已社会中坚,于是十分买帐,前尘旧事一笔勾销,红馆演唱会票一周售罄。抛开歌曲内容不提,侧田以回归证明,他确实是打不死的小强。发行的新EP《硬仗》,同名主打里唱“还有可以逛的街,还有资格谈失败,运气假设有点坏,尚算心里有好歹”也是内心剖白。

  但这次演唱会前后的访问,侧田显得十分谦卑,不停说“不知道未来会做什么”,“没想过追求人气”,“还有人愿意来听我的演唱会,已经十分满足了”。

  不经历坎坷,不足以谈人生。顺势里人浮躁狂妄,令“历劫”后的侧田更显得诚恳怡人。

  那时他已经说“想要上《我是歌手》”。

  2015年“WeTouch LIVE 2015世界巡回演唱会”的宣传曲叫《歌成就今天这个我》,陈咏谦为他写下“你让我出众,你令我英勇”,“这个世界制裁我,但你爱我”的歌词,有血有泪,分外感人。

  参加《蒙面唱将猜猜猜》,给自己起名小王子,也有几分童真初心的意思。而《歌手》如果算是一个短期梦想,侧田也算梦想成真。比起在此前站上《我是歌手》舞台的邓紫棋、容祖儿、李克勤,一个拥有超级巨肺,一个已是香港舞台天后,一个是与四大天王齐名的一代唱将,侧田的履历真是不值一提。

  于是也就不难理解,《歌手》版的《命硬》,多了那么多花哨编排和炫技。

  2013年演唱会时,侧田说“我会把演唱会当成最后一次来做”。而好不容易站上《歌手》,心里自然也将这当成最后一首歌,拼尽全力。

  2月13日他发了一则题为《歌手》的长微博,说“我一直很喜欢‘歌手’侧田这个称呼 ”,“此刻,我也想努力成为一位优秀的音乐新人”。

  评论区多数是一同经历高山低谷的死忠粉丝,眼泪横流。

  而《命硬》这首歌,竟然仍旧最适合为侧田下注解——“团圆或者晚了个十年,仍然未舍弃”。

  有人惊艳,有人期待,虽然已经有多方剧透本周侧田淘汰,但《歌手》本来也不是侧田的结局。

责任编辑: 武铭方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