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频道/ 文化传真
87岁人艺老艺术家谢延宁:30年过去 一生也过去了
2016-10-20 09:36:25   来源:法制晚报
分享至:

  翻出老照片,每一张都有故事,再忆往事感慨万千,老照片逐一看过,谢老感叹道:一生过去了……

  人艺老艺术家谢延宁迎来87岁。

  在人艺1952年建院到1985年离休,谢延宁在人艺舞台上活跃了30多年,塑造了众多令人难忘的角色,她主演的《日出》、《雷雨》、《茶馆》等话剧,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而性格恬淡的谢延宁,自从上世纪80年代离休后,就彻底地离开话剧舞台,并没有像其他演员那样依然活跃在影视圈。

  一直住在人艺剧场附近的谢延宁,和《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说起舞台、老友、家,有些感慨又显得很淡然,她说:“一下子30年过去了,这一生也过去了。”

  眩晕症影响最大 错过老友追思会

  对于87岁的谢延宁来说,总的来说身体还不错。虽然2004年查出了慢性血液病,但是接受治疗、细心调理了这些年,目前状况还比较稳定。

  困扰她身体健康的主要是眩晕症。谢延宁说前一阵的一次意外眩晕,又让家人担心不已,好在虚惊一场。8年前,谢延宁患上眩晕症,前后去了四次急诊,所幸最终治愈,这八年没再犯过,这次再犯是在奥运会期间。

  “那天看闭幕式,结尾的时候突然觉得房子开始转起来,晕得很厉害,之后很长时间人非常虚弱。晕之前一点因由没有,说来就来,所以我现在要出去必须跟小阿姨一起。”谢延宁说八年前的眩晕症当时诊断病因是神经官能症,源于多年的心情压抑,追溯到更早,是早年老伴儿和孩子们的遭遇。不过好在用了一段时间的药,再没有犯过。但这一次再犯,毫无征兆。

  “那几天很难受,大黑眼圈,好几天都不能吃东西,吃什么吐什么,我也没想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反正我也想得开,老了有病很正常,这是自然规律。”谢延宁说,这一次的恢复前后差不多用了一个月,也因此没能去参加老友苏民(人艺老艺术家,8月28日离世)的追思会。

  提到苏民的离世,谢延宁有些感伤,与自己同辈的人艺演员、同事,有很多已经故去,包括叶子、朱琳、胡宗温等等,他们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记忆中。“我们那一拨人,从领导到导演、演员、舞美幕后的,数得着的也就十来个人,还有很多有病的,年纪比我大的,没剩下几个了,苏民跟我的关系也比较近。其实我很不愿意去参加追思会,我觉得心里挺难受,我就一个想法,那些同志都是一辈子的同志,去了看他们最后一眼心里会难受,我永远记着他们生前的音容笑貌,就不去最后的告别了,去了我可能控制不了自己。”谢延宁说。

  左眼几近失明 婉拒《洋麻将》邀约

  上一次谢延宁回剧院,还是四年前北京人艺60周年庆典,那可能也是这些年来老一辈艺术家聚得最齐的一次,包括蓝天野、朱旭、苏民、郑榕、李滨等全到场了。那以后,谢延宁再也没有去过剧院。

  “去剧院觉得变样了,谁也不认识了,都是新面孔。也觉得现在的演员命运比我们好,我们那时多少年才演一个戏,我说你们现在各种各样戏都可以演。”

  提起老友朱旭,谢延宁说原来朱旭很有意思,年轻时候脾气很火爆,年纪大了,现在变得非常温和。“人是会变得,我变得爱说话了,原来不爱说话,现在话多。剧院里真是跟我好的人很多,但是我跟别人都有一定距离,因为有几个原因,我是南方人,再一个我不爱说话,还有我比较孤僻,但是很多人都挺喜欢我。”谢延宁说。

  上个月,北京人艺经典剧目《洋麻将》在首都剧场再度上演,1985年首演时,谢延宁曾饰演女主角芬西雅。这次复排导演唐烨在该剧演出期间,多次致电谢延宁,邀请她去看戏,但是因为身体原因,谢延宁请老友李滨帮忙婉拒。

  “我眼睛不好,耳朵不好,看不了,但是人家邀请我去看,我不好意思推,我就打电话给李滨,我说你老去剧院,跟唐烨挺熟,你跟她说谢延宁看不清,也听不清,不来了,实在抱歉。真的,我左眼已经失明了,右眼做过手术,即便坐到第一排,也看不清,去干吗。”谢延宁说,现在最困扰她的是左眼几近失明,全靠早些年做过白内障手术的右眼。

  说着,谢延宁拿起她“特制”的眼镜——左边镜片用白纸糊起来,戴上,笑着说只有这样才看得清一些,因为左眼只能看到影子,挡起来的话就不会影响右眼的视力。右眼早在2007年查出白内障,当时就做了手术,后来左眼突然看不见了,根据当时的身体情况,医生说不适宜再做手术,所以一直没有治疗。

  “人都有年纪大的时候,我以前的衣服全都穿不了,我比以前瘦了三十斤,而且看不清,但出去自我感觉还可以,我女儿说:好什么呢,走路我要不搀着你,不知道得摔多少跟头,我现在走路没有人扶就跌跌撞撞。”谢延宁笑着说。

  外出不便心态好 老房一住三十年

  因为有慢性血液病,影响到肠胃等其他器官,这些年来谢延宁的胃口一直都不好,饭量小,基本只能吃稀饭,也因此长期贫血、营养不良。

  问她爱吃什么、想吃什么,她说想不起来吃什么,想得起来吃着也没滋味。“人家说老人想吃什么吃什么,后来我们都体会到了,老人不想吃什么,想不出来吃什么,吃嘴里都没有美味,吃不出什么滋味,吃什么都无所谓。”谢延宁说。

  因为眼睛看不清,外出不方便,谢延宁说现在很少出去遛弯,原来能出去活动活动,买小百货、买菜,现在都减少了,自己不能出去,得有人陪着,很怕走路上突然就晕了。但总是在家待着也不行,所以有时保姆出去买菜的时候,就拉着她一起出去走走。

  “哪是我走路,就是拉着我走。得走走,不然老不走也不行。身体情况好的时候,一步步慢慢走,前一段犯眩晕就没有下去,一点力气都没有。但是我这人还好,精神还好,心态也算好,我跟我老伴都是这样。”谢延宁笑着说。

  最近邻居有好几家在装修房子,每天装修的声音吵得无法休息,家人尤其是女儿极力想让父母搬家。

  “我是心静自然静,孩子们在找房子,我们是又想搬又不想搬,搬家很麻烦。孩子们现在都搬远了,一旦有事要往这赶,来不及。我女儿现在很着急,想让我们住得离她近一些,她一周要来好几次,说成天提心吊胆不知道你们会出什么事。”谢老说她和老伴在这里住了三十年了,已经习惯了,而且对于吃住从来不看重。

  “我们搬到这来的时候是56岁,当时觉得这房子很好,住这的都是像周汝昌这样大名人。后来有的去世了,有的儿女接走了。那时候我们还能骑车去剧院,一下30年过去了,一生也过去了。”

  文/记者 寿鹏寰 摄/记者 付丁

责任编辑: 杨春萍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