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频道/ 文化传真
《美人鱼》中的现代欲望:当王子成了暴发户
2016-02-15 17:23:07   来源:共识网
分享至:

  习惯了叫嚣“保护环境,人人有责”的口号家们,2016年的新春,大概会有一个新发明,那就是:“保护环境,人鱼有责”。

  这个新口号的发现者,必须真诚地向周星驰致敬,准确的说,是向他的新作《美人鱼》道谢。

  这部电影的高票房,已不成问题。社会价值呢?毕竟,现在的艺术,强调的是“又红又专,以红为先”,社会效益才是王道。

  对于广大观众而言,看完这部电影后的强大感触,莫过于资本之恶、环保之重、爱情之真。“当世界没有一滴干净的水,一口洁净的空气,钱,再多的钱,还有什么用呢?”这真是个猴赛雷的主题!

  君不见,学者们口中的“人类中心主义”,在电影《美人鱼》中,化身为唯利是图的地产商,邪恶的新科技,爆乳的毒妇人。而一脸稚气的美人鱼,连同她的人鱼家族,则代表了未来拯救的希望。

  在西方美人鱼传说里,这个族类是妖媚的无灵魂恶魔,时常勾引人类,颠覆船只,为祸不已。但中国的美人鱼不是这样,她娇小可爱,满目清纯,举止奇异,为了自己的初爱,可以违逆族类的决议,置同伴生死于不顾,但又稀里糊涂地感化了资本家,拯救了同类。

  有点像西方的自然法故事:一个坚信天然正义的女主人公,反抗既定的规则和命令,最后实现了自己心中的愿望,缔造出新的法则范例。

  在中国人鱼的狭小世界中,老一辈的祖先,延续着郑和下西洋的历史记忆;新一代的八哥,秉持着敌后美人计的现实方略——共同守卫着日渐凋零的家园。这个共同体的法则是什么?我们无从得知,但至少可以看出,它们已经高度人化,不仅能跳上岸来,与人对话、沟通,甚至可以制造武器,与人抗争、对打。

  中国美人鱼的故事,又有点像狐狸精的传说,其前提是天人合一,万物有灵。这样的世界充满惊异,但前提是,自然生态必须足够良好,或者说,尚未被破坏到万物精灵魂销魄散的程度。

  悖论由此产生:既然美人鱼尚能生存,形成族群,这就表明环境还算良好,保护环境很多时候只是一种由头,而保护环境的法治说辞,更是极端有理却懒得去理。

  于是,“保护环境,法治有责”,又变成了一句无厘头的口号。

  法治寄望人类自控欲望,可是人类天性如何能被僵硬的规则控制?

  或许,人类只有等到自身灭绝的那一刻,才会真正醒悟。

  除非,人类不是人,是天使。即使是天使,也会背弃神的律法,为自己的欲求寻找突破的理由。

  美人鱼用自己的真诚的爱,感化了暴躁轻狂的资本家,逃脱了嗜利如血的围剿队,最后彻底人化,与心爱的夫君幸福厮守。她没有丝毫的邪恶,也没有外露的性感,但这样的魅惑,对于现代人而言,恰是最强大的挑战,最致命的渴求。

  假如故事的男主人公是一个正在社会底层攀爬的弱势小子,丰乳肥臀的富家女总无疑是梦中的狐狸精;但对于一个身价千亿的大富豪而言,单纯善良的美人鱼才能真正满足他的独特情欲。现代欲望的变态叙事,编织了貌似完美的团圆结局;现代童话故事的背后,潜藏着无数的前现代魔法精灵。

  片中有一句话,大意是:爱是超越规则和界限的无穷力量。男欢女爱,看起来是一种世俗的小爱,但内里饱孕着改天换地的巨能,谁拥有了它,或者被它俘获,谁就将改变自己的原初情欲,生发出美人鱼的五彩尾。

  正是因为现实法治的虚弱无力,虚构的爱情原教旨才显得格外有力、分外动人。

  可一旦深入现代“爱情教”的底部,我们看到的却是显见的差等结构。书生与狐狸精的传说,已被悄然置换为富翁与美人鱼的故事:富翁是王子,美人鱼是灰姑娘。超越利益、打破隔阂的爱情,成为拯救世界的万能药方。法治,在这种神圣的爱情面前,永远是无关紧要的续貂狗尾。

  凡俗法治的虚软,根由在于人类天生的欲望结构。美人鱼的童话,呼唤的是超越人性的神圣自觉,能存在于影像,却难重现于现实。

  每个人心中都有这样一种幻念,化身万物,无所不能。这需要一体同情,超越凡尘。法治的童话,需要图腾崇拜的符号制造。在古代书生的梦境中,狐狸精化身美女,红袖添香。这些书生主政之后,大概还会心存敬畏与感念,对那些残忍无度的捕猎行为,多少有些法令规约。美人鱼很像新时代的狐狸精,用它的单纯、善良魅惑了底层出生的无敌寂寞资本家,让他超越了单纯的人性,头上笼罩了一个大大的气泡,有点像神光,也有点像脓包。

  这样的深海气泡究竟能够保持多久?人鱼的爱情,能否不断战胜既定的偏见和资本的枪弹?答案必定让人寒心、扫兴。

  真正吸引观众的,不是什么环保、法治、正义,甚至也不是什么大写的人性、爱情,很多时候,这些只具有表层符号的抽象功能。时尚的选题,呆萌的配角,炫富的场面,诡异的精灵,受虐的桥段,色诱的床帷,无一不是现代人欲望结构的据点,也是商业电影成功的私处。

  对于文艺作品,特别是当下的娱乐产业,我们不能过度苛责。不管怎样,《美人鱼》的面世,算得上有内涵的正能量,它至少让我们在年节欢乐之余,还有机会思考谈论“人类未来与环境法治”这般的傻问题。

责任编辑: 张蕊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网友评论
关注云南网微信
关注云南日报微信